快捷搜索:

但是我们看美国及欧洲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alt=

  目前,中国每年都会新增数万名认证理财师,但是其中95%以上都在传统金融机构,线%,这里存在着一片巨大的市场发展空间。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5g等新技术的发展,科技+独立理财师的时代正在拉开帷幕。

  9月7日,由海尔卫玺赞助、以“独到独立不孤独”为主题的慢钱科技第四届理财师节成功举办。作为理财师的专属节日,此次理财师节邀请到了黎勤伟、邓楚民和陈宇波3位资深的独立理财师,与慢钱财商首席金融专家王俊峙一起展开了主题为“独立理财师的发展现状与未来”的圆桌论坛。

  在现场的探讨中,3位理财师嘉宾结合他们的从业经历,围绕着选择做独立理财师的原因、困难和未来展望等几大问题畅所欲言,表达了他们真实的想法,同时也与现场同业们真实分享了一路以来的心路历程。

  从大型三方机构独立出来的理财师黎勤伟表示,过往在机构工作时基于销售任务的压力,无法真正站在客户的立场去为他们做资产配置。所以后来遵循自己的内心想法,成为独立理财师。但是,他也提到了独立理财师土壤并不是特别成熟,需要理财师有更多的自律和坚持去迎接挑战。现在的他合伙创建了慢享理顾空间平台,帮助更多的独立理财师展业。他认为,独立理财师将会是他最后一份职业。

  拥有40多人团队的独立理财师邓楚民,经历了从国有企业到保险公司,再到独立理财师的从业过程,如今的他已经实现了年薪百万的财富自由。他用实际经历为现场的独立理财师打了一剂强心剂,他表示,独立理财师是一份可以成人达己的事业,只要把客户利益放在第一位,不断提升自己,为客户提供客观、专业、中立的资产配置,就一定会赢得越来越多客户的信任。

  另外一位理财师陈宇波,是从国有银行到大型三方转型到独立理财师这一职业。专业功底扎实、从业经验丰富的他表示,独立理财师能够独立于平台之外,真正为客户提供多元化的配置需求。但是同时,他也表示离开了平台,独立理财师需要更多靠自己的专业度去打动客户,需要有一定的独立思考能力,需要培养过硬的专业能力去赢得客户的信任。独立理财师的未来尽管还有一段长路要走,但是只要坚持下去,就一定能够发光发热。

  王俊峙:最近这些年,独立理财师在国内逐渐兴起。有越来越多的理财师在考虑转型成为独立理财师,但是他们的心里也存在着很多顾虑。今天我们邀请到3位已经身体力行多年的资深独立理财师,和我们交流一下独立理财师的未来,首先我们有请3位一一介绍自己。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alt=>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alt=

  黎勤伟:我是从2017年底的时候从大型三方独立出来。出来之后走过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收咨询费,但是我走了半年并没有做成,因为现在中国土壤没有成熟。半年之后,我就做理财工作室,重操旧业,现在也慢慢摸索出一些方法,在市场上活下去。

  邓楚民:我最早是在河源国有企业工作了7年多,对于技术工作不感兴趣,行业发展空间有限,升职加薪机会少,所以就开始想转型。那段时间,我也在中山大学读了NBA。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去了河源当地的一家保险公司工作了半年左右,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单一公司的产品线非常局限,于是考虑转型做三方。

  后来我觉得单做保险也有点局限,直到接触到独立理财师的理念,我就决定2年前来到深圳,开始帮助客户做全球化、全方位的财富管理的服务,现在我有一个40多人的团队。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alt=>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alt=

  陈宇波:我是2005年毕业,去了一家央企做金融工作,后来在国有银行做网点负责人,主要是零售这块。2017年,去了国内排名前五的一家三方公司工作了1年多,后来基于职业发展考量,就独立出来了。

  王俊峙:三位过去经历都不同,现在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独立理财师。今天我想问在座各位的第一个问题:是什么勇气让你们最终选择独立理财师这条路?

  黎勤伟:有人说,客户是我们的衣食父母,职业过程中我非常同意这句话。但是在金融机构展业过程中,我发现背后的金融机构才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无法真正站在客户的立场去为他们做资产配置。所以在机构里面工作,我内心是很挣扎,业绩做得越好越挣扎,最后就追寻自己的内心想法,独立出来了。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alt=>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alt=

  邓楚民:当时也有考虑去传统三方工作,但是最后还是觉得不适合,因为这种公司每个月都有销售任务,产品线也有所局限。后来,我了解到欧美的发展现状,我觉得独立理财师是未来趋势,所以就选择了独立理财师这条路。

  陈宇波:从2009年开始,财富行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慢慢也发现了机构产品无法匹配客户多元化需求。后来,我开始接触到独立理财师的理念,特别是考CFP证书之后,整个理念发生了变化,想真正为客户提供价值,所以这两个原因促使了我从传统金融机构到三方,再到独立理财师。

  陈宇波:原来在三方工作,产品选择面广,收益率高。但是很多产品一出来,大家都是疯抢,你没有太多时间思考底层资产、客户需求、产品背景等,都是被动式的。做了独立理财师之后,会更抛开平台,不再是纯销售,你需要有一定的逻辑思考能力,会更看底层资产,研究客户真实的需求,真正有为客户做理财规划的意识。

  邓楚民:我在做独立理财师之前,是做了半年的保险。当时有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客户,他觉得我在保险公司工作之后,越来越不客观,只说所在公司的保险产品好,这对我的触动很大。后来做了独立理财师之后,我完全不担心客户质问客观性的问题,因为我可以更好地做到客观、中立,更好地把客户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做到问心无愧。

  作为一名独立理财师,需要为客户提供一站式的理财服务,客户会问我们很多金融方面的问题,对我们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这两年我在不断学习、奔跑,提升自己核心竞争力,这样子才能在未来赢得一席之地。

  黎勤伟:第一,变得自由了,可以随时去安排自己的时间;第二,你需要非常自律,如果你过度自由没有自律支撑,可能整个人就非常懒散;第三,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处理事务,以前老东家产品、后台都会帮你弄好,投后管理也会有人辅助你一起做,但是现在你要自己采产品、谈合作,可以说有80%的时间都在处理琐碎的事务。不过我现在也开始慢慢找到了解决方法。

  王俊峙:我相信台下很多理财师想转型,但是他们心里面有很多嘀咕,首先第一个问题就是收入不稳定怎么办,过去在机构工作至少还有底薪,所以第三个问题想问一下你们在做的过程,遇到了什么困难和挑战?

  黎勤伟:最大的困境就是收入无保障,就像创业一样,所以我们要探讨收入的模式。我之前有试过向客户收咨询费的模式,但是收入微乎其微,中国还没有这样子的土壤去支撑,所以理财师一定要在理想和现实之间需要有个平衡。半年之后,我就说服了自己还是要卖产品,后来我就慢慢回归正轨了。

  邓楚民:首先我回答一下如何生存下来的问题。我从体制内辞职出来有快3年时间,我是2016年10月底辞职的,我过去的收入是每年20万左右,平均每个月是将近2万。

  然而做独立理财师是没有底薪的,从收入非常稳定的单位到半创业的状态,但是我相信行业的未来是非常美好的,我相信我自己的能力。经过两年的努力,我现在平均每个月都在10万以上,实现了年薪百万。

  所以我觉得,只要把客户利益放在第一位,不断提升自己,遇到每一个客户咨询时,都能够给到客观、专业、中立的建议,我们会赢得越来越多客户的信任。独立理财师是可以活得很好的,大家一定要有这种信念,要对自己我们有信心。信心比黄金更重要。

  陈宇波:银行从业人员会偏向于保守,因为我们背靠的平台非常强大。做了独立理财师之后,最大的挑战是定位问题,如何去定位职业发展的方向。如邓总所说,你一定要有自己过硬的专业能力,能够支持你在行业里面生存。要把原来依靠平台做背书的习惯,改成以你专业度去打动客户,获取信任。另外,你一定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黎勤伟:首先就是一站式的产品服务,而且这些产品是有经过严格风控筛选的。去年很多同业给我推产品,我都不敢做,后来也证实了保守是在当前环境下最好的选择。

  第二点就是氛围,很多独立理财师散布在各个地方,可能有些人在小的工作室,可能有些人在家里,有些人在咖啡厅,很多人做了一段时间,因为太孤独最后就放弃了。所以后来我们和慢钱一起合作,创建了慢享理顾空间平台,现在慢享也从一个独立理财师工作室慢慢发展成独立理财师工作室的孵化器,已经有不少的小伙伴聚集在这里,欢迎更多有相同理想的小伙伴加入我们。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alt=>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alt=邓楚民:第一点是客户,非销售出身、无客户基础的新人如何去找到客户;第二是综合金融知识的学习,我认为相对于传统的机构,独立理财师应该要更专业,具备一定产品的把控能力;第三就是培训,能够为理财师及其团队持续赋能。

  陈宇波:第一是五脏俱全的IT系统支持,比如说我想给客户一个规划书,如果有个支持你展业的IT系统来辅助,会更方便快捷;第二是有一套助力你去识别产品的信息系统。

  黎勤伟:虽然有困难,但是我是非常看好独立理财师的发展。我相信很多理财师心里都有一颗独立的种子,我相信早晚都有放飞的一天。中国的独立理财师比例小于3%,但是我们看美国及欧洲,他们占了半壁江山。有人说这种落差是因为中国没有这种环境,但是我们换个角度来看,这往往是机遇。

  如果你想从事理财师这个职业,我相信独立理财师一定是理财师的最后一站。既然终点是这个形态,为什么我们不早点去追求它呢?提前去经历这些辛苦、困难。有句话说得好:一个人最大的幸运,是在年轻的时候就能发现自己的使命,我觉得我自己很幸运,我在机构从业的过程中就发现了我们要从客户利益出发,要做真正的第三方。我提前去学习、摸索、经历,最后能够摸索出适合中国土壤的道路,那我相信既可以在财富上能够获得自由,也可以在心灵上获得自由。

  所以我非常看好理财师这个职业的发展,而且经过这两年的洗牌,我也看到越来越多的优秀的人加入这个群体。

  邓楚民:我是非常看好这种模式,这是行业发展规律所在。我从事独立理财师的道路,也是我的客户建议我去做的。他认为,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如果理财师能够帮他一站式搞定保险、投资、房产投资等,他会觉得非常好,而且独立理财师也会更加客观。

  从数据来看,欧美保险和基金产品大部分是通过第三方来销售的,例如以英国标准人寿举例,它的保单有85%都是来自独立理财师销售的,只有15%是公司直销队伍销售的。欧美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未来。

  作为跨界转行,我要做最超前的模式,这样子我才能够实现弯道超车。而且我觉得独立理财师是个成人达己的事业,我们在帮客户做好家庭资产配置,实现保值增值的同时,我们也收获了客户的尊重,也能赚到钱。

  我有个客户对银行的理财经理完全丧失信任,他说,以后我家所有的资产都交给我们打理。他这句话对我特别触动,坚定了我在行业发展下去的决心,也坚定了我带着我的小伙伴去做好事业的决心,独立理财师是能够帮助我们实现身心和财富自由的职业。

  陈宇波:虽然出现了产品爆雷潮,但是我相信这是一个过程。国家对产品的监管力度在逐渐加强,市场和产品越来越透明,独立理财师在未来是具备生存条件的,而且这种条件也会越来越好。科技、法律法规的发展都在给予我们力量和保护。

  虽然现在独立理财师的道路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我们可以提前去布局,等待时机到来。

  陈宇波:坚持做下去,虽然这个环境不是特别完美,但是如果你能够坚持下来,总有一天会发光发亮。

  黎勤伟:人的一生都在寻找终点,寻找真正想要做的事情,我觉得我找到了。独立理财师是我最后一份职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